99YEE.CN
24小时在线专业翻译

那些年做陪同口译的搞笑轶事

面对面的翻译,总是不可避免会出现小问题。重点来了,在神奇的情况做了什么神奇的反应,嗯,这是我们想要聊聊的。

peitongkouyi_01

1

@ 姚sir:第一次做陪同翻译,带领两个BOSS去逛街,碰到一家熟食店,大BOSS指着猪排我问那是什么,当时情急下忘了排骨怎么说,直接说pork,然后指向自己的腹部肋骨,他俩秒懂╮(╯▽╰)╭

 

2

@ 二牛:当年刚入行不久,有一次中国人说完中文,该我翻译了,于是我就说了一通。结果中国人和老外(美国人)都不说话了。我心里开始紧张:是不是翻译错了呀?

然后,听到中国人说:XX,你怎么只是用中文重复了我的话呀!我当时就懵了,天啊,我怎么回事儿!

还有一次,有个项目一个职位有两个翻译,一个休假,一个上班,轮流着来。有一天我们俩都在,正是交接班的时候。老外(美国人)说了一大堆话,结果我居然开始把老外的话翻成中文,给我的对班听。他们俩都懵了,老外发话:Do I need a translator to translate for a translator?

peitongkouyi_02

 

3

@ Chandler.C:会议口译结束和外商吃饭……随手帮人把包放在窗台了……结果吃饭的地是旋转餐厅好么!!吃完的时候我们的包已经飘过了好多饭桌~~(其实就是窗台和外墙一体所以不动,我们吃饭的大厅是内轴一直在转)当时汗都下来了-_-||

peitongkouyi_03

 

4

@ Casa布兰卡不卡:中英律师事务所某合作,中方派了几位律师来英开会,案子是师姐接的,然而双方一块人略多,担心照顾不到,于是让在下去帮忙。中方律师提前几天到伦敦,师姐和我去接机,一水儿男律师,酒店入住之后问我们酒店附近有没有 Bar 可以坐坐,师姐和我交代清楚就走了。

结果晚上 10 点突然接到电话说他们一群律师被带到警察局去了!因为知道师姐历来是九点往后关手机的,所以我只能自己去。(当时为什么做这种蠢事我也不造)到警察局问了一下情况,结果是因为几个人喝了点酒去便利店买点东西,看着个小女孩可爱,围着人家“友好”的摸头摸脸不说,人家父母一时没注意竟然还抱起来亲亲又玩耍,结果店主报警了。

结果就是那天第一次用上了曾经练习过无数遍的警戒词和其他警局问询相关内容。(警局也是水了,说好需要认证审查过且利益不相关的口译员呢!念书少,别骗我!)最后一群人轮流被盘问到晚上12点才可以离开。

也是感谢后续会议再没有这么无厘头的事情了,不然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peitongkouyi_04

 

5

@CHIH TOU:第一次经历是在一次宴会上,给中方某协会的副主席和一个英国大爷做口译。那英国大爷已经退休了,陪他第三任老婆来参会,算是嘉宾。性格那是一个活泼,吃了快俩小时,从头侃到尾……

我就在想:你说你聊你聊点儿正常的行不行?你非要问二十多年前的那件事儿!!!你让我怎么办??翻不翻给中方听?!?!翻?不合适吧;不翻?也不合适……。

好容易消停了,我刚舒一口气,他就开始聊圣经!!!给中方讲圣经里的故事!!!!说讲春节对联跟圣经的关系!!!!我想:鬼才知道圣经里那些玩意儿怎么译成中文啊?!?!我才大二啊,好好聊天儿行不行!

后来,好容易正常聊天儿了,竟是跟我聊。我就纳闷我一学生,一个志愿者,跟我有啥可聊的。还一个劲儿问我问题,把领导晾到一边真的大丈夫。

我跟他聊,完了还得跟领导汇报:他问了我什么,我说了什么……简直顾不过来。最后他想必看我太累了觉得我肯定很饿了,必须让我上桌吃饭,于是还咋呼着让组织方给我加碗筷。但是我们所在地点是人民大会堂啊!

peitongkouyi_05

 

6

@ 郭菲菲:我的一个德语教授,是个六十多岁精力充沛的老头,经历十分精彩,晚年热衷于在课堂反复讲述自己的故事。以下是印象最深的两段:

他年轻的时候跟一群德国人吃饭。德国人不吃狗肉,但是桌上上了一道狗肉,于是他问:“Essen Sie Hundfleisch?(您吃狗肉吗)”结果德国人没有听见,便开始有劲的吃起来。吃完以后,他说:“啊,这是狗肉。”德国人纷纷表示这是他们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肉。于是他得出结论:德国人都很虚伪。

年轻的时候去德国的监狱帮德国人审中国犯人。他翻译到:“你们可以选择说,也可以选择不说……”中国犯人跪倒在他面前说:“大人,我们一定招,我们一定老实交代!”他很无奈:“靠,老子都跟你说了你们可以不说。”中国犯人依旧跪倒在面前:“我们一定招!求朱爷爷放过我们。”

peitongkouyi_06

 

7

@ 张鸡爪:(中韩翻译)

1. 关于宗教信仰

应该是7年前的某一天吧,当时我还是一个苦逼的学生党。被喊去做一天的临时翻译。是有关于我学的专业的问题,提前也没做什么准备,换了衣服就出门了。到了对方公司,在首尔,前台接我进去,社长是一个头发花白,但是西装革履的老头。出门跟他上车,还被他调侃说“小张你真好,你这又能当保镖,又是翻译,还像秘书,你要是个女的,就全能了。“ 随后是一阵若无旁人的大笑。飞了2个小时到了对方的大本营之后,我们开始了一系列的谈判及扯犊子。从合同谈到roadmap,谈到产品颜色,谈到中国人的喜好,又聊到中国西红柿炒鸡蛋是咸的好吃还是甜的好吃,我已经是口干舌燥了。就在这时候。韩方的代表抛出了一句淡淡的又暗藏杀机的一句。

“X总您有宗教信仰吗?我是基督教。”

我当时脑子有些短路,照实翻译了。心想这个话题不会展开的,中国人很少有宗教信仰,宗教这方面的东西,我也不会。

可惜我们的X总是海外留洋回来的混子,双眼冒光的回答。“是吗是吗?我也是基督教唉”

听到这里,略微上头。顿时脑海中浮现的弹幕:我擦他们要是聊圣经怎么办?他们要是聊教会怎么办?他们要是聊这个那个的怎么办?我听不懂怎么办?随即转头淡定的对韩方说:

“佛教,寄名出家”

话题圆满结束。双方皆欢喜。

2. 哔了狗了的韩国企业代表团

记得是一两年前的冬天吧,去羊城开会。冬天的羊城天气真的是好的飘起来啊。当时我是一只产品狗,和其他几个韩国企业的产品狗组成了一只韩国企业汪汪代表团去广州,深圳等地参观学习。会费是公司统一支付的,都一样。拿过清单来一看。日程安排的满满当当的,每人还配一个韩文生活翻译(广东人)。

额,不错。就是这个韩文生活翻译是什么鬼?终于到了踏上飞机那一天,颠簸了四个小时终于抵达美丽的广东。飞机上,机场中,我一直负责着我们汪汪代表团的翻译,勾搭一下空姐什么的。好了,落地,取行李,接机,到酒店,见到了我们“生活翻译”。活脱脱的一个广东妹子,站直了看不到头顶。用不太标准的韩文跟我打招呼。回头我开了一个大:恩,没事说中文吧,我普通话说的比你好。

接下来几天,我们这一组算是工作效率最高的一组了吧。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跟她学会了好几句广东话。同行的汪汪们很好奇的问我,你们俩语言也不通?

本来应该是韩翻粤,没想到教了一周的粤语。

这件事,我估计应该是她做翻译经历里,遇到的最奇葩的一件事了吧。

3. 估计是哪位翻译都遇到过的问题了。

今年的4月份与两个同事出差去厦门。恩,挺漂亮的地方。是去做技术交流,他们聊的技术方面的东西我也是懂一些的。开会的时候对方公司来了一个技术代表一个经理两个技术员。

不知道大家是否参加过技术会议,基本一进行就是一上午一天。中间谁都可以抽烟上厕所,翻译不行。当时行程很赶,没有找到厦门的翻译,于是我就顺带着干了。

早上已经是谈了将近两个小时了吧。我已经口干舌燥并且烟瘾上来了,还夹带着点阵阵袭来的尿意。忍不住了,跟对方说暂停,stop,中场休息20分钟,咱们抽根烟休息一下聊会天继续谈。然后我们就去欢快的抽烟了啊~

抽完了回到会议室发现还有一个人没回来,对方公司两个人就端详的坐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的拿着我听不懂的方言在聊天

(答主是北方人,南方方言基本都是外国话)

这时候旁边的两个同事就用万年无害特别好奇的星星眼看着我。

“他们在说啥?”

逗我?我能听得懂这鬼方言。转头淡定的回答:

“男性疾病”。

peitongkouyi_07

九九译九九译 » 那些年做陪同口译的搞笑轶事

分享到:更多 ()

在线下单

文档翻译证件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