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YEE.CN
24小时在线专业翻译

从《翻译官》看翻译背后的那些事儿

interpreter1

 

电视连续剧《翻译官》(The interpreter)即将于2016年初登陆各大卫视,引起了广大剧迷们的强烈关注。

 

 

该剧改编自小说家纪缓缓(笔名缪娟)的同名小说《翻译官》。这部小说早于2006年10月1日出版,并于2011年8月1日再版。小说描写了漂亮、倔强、自强的外语学院学生乔菲,与外交部长儿子程家阳之间的爱情纠葛。由于小说涉及了翻译官这个颇为特殊的职业,也引起广泛关注。读者在看后会不由自主地爱上这个貌似遥不可及的职业,并被这个职业背后的故事所吸引。小九君作为入职翻译界的新人,也很愿意与广大小说迷、剧迷共同分享一些搜集来的关于翻译官背后的那些事儿。

 

 


interpreter2

 

 

2014年8月2日,现年93岁的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当代著名翻译家许渊冲,在柏林举行的第20届世界翻译大会会员代表大会上,荣获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之一——国际翻译家联盟2014“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成为该奖项自1999年设立以来首位获此殊荣的亚洲翻译家。

 

 

许老自称“书销中外六十本,诗译英法惟一人。”他评点自己的翻译水平说到“不是院士胜院士,遗欧赠美千首诗。”这个现代狂叟到底有几分水平?据说许老年轻的时候就很屌,珍珠港后陈纳德率美国志愿空军援华,西南联大外文系的所有男生被集体征调为飞虎队的翻译,许老就在其中。然而,在欢迎陈纳德时,“三民主义”如何翻译给米国盟友难倒了大家,招待会的主持人,国民党高级官员黄仁霖亲自上阵译为:nationality,people ‘s sovereignty,people’s livelihood 。陈纳德:what the hell?许老站了出来,大嗓门喊到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民有,民治,民享)。美国大兵:so easy!好翻译就是这么牛!

一个好的翻译官可以让事情变得事半功倍,为自己赢得无数赞许,那一个差的翻译官呢?则可能是让事情走向完全相反的方向,甚至影响到整个国家的形象。

美国总统吉米.卡特1977年访问波兰发表演说时,就被他的翻译给坑了。根据《时代》杂志记载,卡特以150美金一天的价格雇了个连波兰语都不会说的翻译史蒂文·西摩。而这名翻译也是“蛮拼的”,想必可以青史留名了。他把“我今早离开美国(I left the United States this morning)”翻译为“我离开美国,再也不回去了(I left the United States, never to return)”;还把一句原本人畜无害的“卡特很高兴来到波兰(Carter was happy to be in Poland)”翻译成“他很高兴捏到了波兰的私处(He was happy to grasp at Poland’s private parts)”。

在经历了演说的尴尬之后,果不其然,卡特在国宴上发表祝酒辞时换下了这名“翻译达人”,但美国总统的“杯具”还没有结束。在讲完第一句祝酒辞后,卡特停顿了一下,翻译一片沉默;卡特又讲了一句,迎接他的还是沉默。原来新翻译听不懂总统先生的英语,于是愉快地决定,与其多说多错,不如保持沉默。到卡特结束他的波兰之行时,他已经成为了许多波兰人的笑柄。

 

从以上两则趣闻中不难发现,翻译在国家事务中的重要地位。当然,小九君认为,作为“放诸四海皆准”的一项重要工作,翻译时不时也会跳到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中。虽然看似这是一项与日常生活没有必然联系的事情,但在这个“四海之内皆兄弟”的大同世界里,又有谁敢大声地说,自己完全用不上翻译这件事呢?所以,与其当你需要翻译而无所适从的时候,不如平日观好剧的时候顺带关注一下小九君和我们的九九译,这个选择相信会是你最明智的决定。

九九译九九译 » 从《翻译官》看翻译背后的那些事儿

分享到:更多 ()

在线下单

文档翻译证件翻译